火星小说官方版app下载

() 突然被男客户侵犯,吓得李木瑶直接就把那洗头的出热水的喷头,冲向了客户的脸。

那天还正是属阳城五年来最低温度,给客人洗头时,开的是比较热的水。

李木瑶下意识的反击,瞬间让那位骚扰那位男客户很生气,还骂了李木瑶很多难听的话。

比如:你一个洗头妹,摸你一下怎么了?怕不给钱是不?老子钱多的是,不过就是看你清纯,摸了一把而已;哪个发廊里的洗头妹不是来卖的?

比如:大骂李木瑶矫情,说给脸不要脸之类的

……还有更难听的,难听到李木瑶完忍不下去,把背了三天的员工守则给扔到了一旁不管不顾的就上前,与那位男客户理论起来。

当时李木瑶整个人就气炸了,直接就怼了过去,后来那位男客户骂不过李木瑶就想动手,结果谁也没有想到,才十八岁的女孩,竟然直接把那位虎背熊腰的男客户给撩倒了,还硬逼着那位男客户,向她道歉,付钱,土头灰脸的离开。

李木瑶也是从那时起,一战成名。

但也是从那次开始,李木瑶跟着彩毛他们一般美发部的学徒们,扮起了杀马特的妆容。

毕竟后来李木瑶才知道,一个发廊真的就是挂着‘美发店’的名头,做着那位男客户口中所说的那种皮|肉生意。

李木瑶便学会了伪装自己的面貌的同时,也会在自己被派到一楼美发部兼职洗头小妹时,会特别的注意与男性客户的接触尺度,以及与男客户聊天时的防备。

正是因为李木瑶的反击,美容部的女生学徒们,都不怎么敢找李木瑶的麻烦,偶尔也就在背后酸一酸,但若是运气不好正巧被李木瑶听到,她会当场教对方怎么做人。

活泼开朗少女百变俏皮可爱写真

这也就是吴兰琪会惊讶,李木瑶听到林虹她们几个说那么难听的话了,居然也没像往常一样怼过去,更别说教训之类的了。

有那么一丁点的稀奇。

“量她们也不敢出去胡说八道,便何况我和彩毛就是姐弟朋友关系。

身正不怕影子歪。”

李木瑶并不是大方的不怼林虹她们在背后编排她和彩毛的坏话,而是醒来瞬间的李木瑶还能没反应过来,自己真的重生到19岁的事实。

才那么的愣怔地闭着眼睛,想试一试,闭上之后,再睁开,会不会回到李木瑶那大房子内的柔软的大床上面。

结果让李木瑶很失望,并没有发现奇迹!

“说的也对,不跟她们那些人计较,掉份!

木瑶,以后我看你还是别化那什么杀马特的妆了,这样的你可比化妆后的你,顺眼多了。

妥妥的靓女一枚呀!”

到现在吴兰琪还记得初见李木瑶时交过的惊艳,确实一年前的李木瑶很清纯,很漂亮,就一眼便能让人容易的记住她的面貌,只是李木瑶来店里学习时间一个月,经历过多次被男客户骚扰后,就再也没见过李木瑶原本的样貌了。

虽几次被骚扰,李木瑶都狠狠的反击,揍了那些个不要脸的男客户,但李木瑶还是被美发部和美容部两店的店长给狠狠的批了一顿,还被扣除了半个月的工资。

所以说,长得太漂亮了也是一种原罪。

像吴兰琪长得很漂亮,身材还有些微胖,她去一楼给客户洗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被男客户骚扰或者遭遇咸猪手的事。

“嗯,等今天下班有空,我就找彩毛帮我把头发也染回黑色。”

形象是肯定要改的,不然李木瑶都要被自己的样子给吓哭。

李木瑶洗漱好和吴兰琪聊了一下,她请假的这四天店里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时,林虹她们几个就买早餐回来,看到李木瑶时,脸上立即露出殷勤的笑容来。

“木瑶,中午我和丽丽想早点下班,你和兰琪姐能不能帮我们顶一个小时的钟呀?”

“对呀对呀,木瑶你就同意了吧,我们可是已经有四天没有出门了呢,你要是答应的话,回来时给你带好吃的怎么样?”

李丽丽也劝说着李木瑶,因为她们都知道,李木瑶同意的话,吴兰琪那里就更没问题了。

李木瑶请假的四天,吴兰琪真的是一次都没有答应过帮她们顶班,林虹和李丽丽她们两个更是在背后骂吴兰琪就是李木瑶的狗腿子。

“这个我说了不算,得看店长到时同不同意,店长那边没问题,我们这边就ok!”

李木瑶在回答之前,是先看了吴兰琪一眼,见得她点头,李木瑶才接的话。

“这个我去找店长,肯定没问题的,快吃早餐,吃完了我们一起去店里。”

得了李木瑶的同意,早餐桌上,大家有说有笑还讲了一位新来的客户的八卦。

再次走到熟悉的店铺,李木瑶思绪仍然有些禁不住的恍惚,一道声打破了李木瑶对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店铺走神。

“木瑶,你来上班了的话,就先去所有房间打扫一下,再把美容床上的被单都给换新的,再把地给拖一拖。”

开口就喊李木瑶去打杂的人,正是李木瑶的美容师傅陈树平,今年二十七岁,做美容这行已经有十年了,算是老资历了;但是陈树平这人很小气,对教授李木瑶专业美容知识很抗拒,经常性的在店长安排陈树平给李木瑶上课时,讲一些不怎么重要的内容。

或者经常性反复的讲一个知识点。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木瑶愿意给林虹她们顶班了,因为李木瑶可以拿到她们这些年在店里当学徒时上师傅教授课的记录本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第一天来到店里当学徒起,李木瑶就感受到了陈树平对她的不喜。

后来的相处里,李木瑶更是明显的体验过无数次陈树平的恶意。

前世,李木瑶后来什么会离开培养了自己三年美容店,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有陈树平对她的各种针对与刁难。

“好的,陈老师。”

李木瑶很听话的跑去了几个美容小包厢,开始收拾起来。

(美容院,一般都会尊称美容师为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