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芸熙麻豆传媒mds008

() 基层修士是每一个宗门都必不可缺的群体,而且一般都占据了修士群体的大基数。

毕竟这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修士都才华比天,一剑惊天,庸庸碌碌无为的多,兜兜转转又一生。

这些普通的修士,若是无法突破仙凡之间真正的桎梏,顶多也就比凡俗人多那么数十年岁数罢了。就如同宁夏之前所说的,有很大一部分修士只是将修士当做一种标签,而非需要去身体力行践行的人生目标。

大概也只有走向上层的那一小撮人能一点点勇敢攀山顶。其余的大部分也只是在山脚下徘徊着,继续过着他们那与凡俗界无异的平常生活。财米油盐,结婚生子,生死轮回,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这部分人的力量看起来很渺小,比起上层那一小撮呼风唤雨,翻山倒海的人来说,位于三角塔基层的这部分修士的力量的确是渺小的。一个元婴真君几乎能瞬间挑翻一群,毫不费力。

可你能说这群人并不重要么?要真这样说,那些宗门的上层弟子第一个回捶死你。

宗门就相当于一个小世界,每个国度都有自己的风格和规则。但是既然是单成一系的小世界自然就具有着所有独立空间都有的东西,也就是层次。

就像宁夏之前所在的现代世界,可以简单粗暴分为有钱人、一般人和穷苦人。每一个层次都是相对而存在的,而不是单独存在的。若是有其中一个层次消亡,剩下的层次也就维持不起来了。每一层都是有存在的必要的,重要的是如何提高最低水平,而不是应该想着去消灭哪一类层级。

那么放在宗门身上也一样,他们需要呼风唤雨、能够为宗门撑场的大能,需要踏踏实实修炼、力争上游有潜力的修士,更需要能撑起一个宗门基底力量的普通修士……一个小社会的构成是十分复杂的。不是单单一类人就能够撑起一个偌大的宗门机器。

比起上层那些潜力极佳的修士,需要承受更多的期望来说,宗门对于基层修士的态度往往都十分宽容,甚至可以说是纵容的。那些与宗门本部比邻而居的附属城池基本都是宗门为照应基层修士而建立的,让他们能将家人迁来此处,好让他们彻底把家安在这里。

虽然他们之中天赋不好最底层的弟子还需要承担杂役,但是他们也同样能够领到宗门分发的资源,宗门甚至还会适当给予他们上位的机会,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可以看到所谓的层级之间定得也不是很死的。

这就是宗门对基层修士的态度,相对支持,照应且体贴的。虽然不能照应到每一个,但是对这部分人群不可谓不重视。当然,只是大方向的重视而已。

可爱粉色女孩嘟嘴卖萌照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些层级之间还是存在天然的鄙视链的。他们之间的屏障也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打破的,任何一个能够突破屏障离开原生的层级,这类修士由天份而言就真的是出类拔萃了。只是这种修士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遵循着原生的轨道走着。

不过这些都是宗门上层那些负责决策的修士才需要考量的东西。其他的修士很少会想到这一点。就如之前也说过的鄙视链所说,对于资质优越未来充满希望的修士来说,那些基层修士胸无大志。

在某些修士心目中,基层修士的天赋不佳,大部分也只能承担承担杂役罢了。乱哄哄的一团,若是跟他们一起出行说不定还会被拖累。在他们眼中真的是百无一用的。

可现在有人告诉他们,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看不起的基层修士早就暗搓搓连结成一股力量,在过去不知多少年的时间里,连同外部力量,一同狩猎上层有天赋的弟子。

他们甚至还像凡俗界的村妇买菜一样挑合适的人选,然后用各种方法骗出去残忍杀害。注意,这种灭杀并非是单纯的杀害,是连人带魂都消抹。

何等恶劣之事?!又是何等骇人听闻?!

……听着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竟然都没人发现?

这些人的心态已经是翻天覆地,准备要爆炸了。

开始他们是一起来吃瓜,才一会儿就吃瓜吃到撑,后来惊悚地发现不用吃了自己也被牵扯进去了,再后来……心态爆炸。

刚开始以为只有一两个探子,过了一会儿咦咦咦竟然有这么多这么可怕么,到现在……感觉整个宗门都已经成了筛子。

这群魔修可真狠。若不是反应过来,是不是再过两年,整个宗门说不定都会易主……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人才真正意识到人家的险恶之心。这会儿吃什么挂都不香了,纷纷慌了。

有人立马跳出来置疑王静璇在“胡说八道”,“危言耸听”……一个比一个敏感,似乎恨不得将王静璇的嘴给摁上。

“我咋觉得这些人恨不得立马封住王师侄的嘴……”宁夏咂咂嘴,连忧郁脸都维持不下去了。毕竟戏已经演到这里了,她是否忧郁已经不重要了,也没有人会关注她这边。看了很久她才忍不住对旁边同样吃瓜吃撑的

孔瑾瑜倒。

果然,对方完没有留意到她怪异的表情,注意力也早就被转移了,集中在场内的“乱战”中。

“可能怕王师侄说出什么来,看着就心虚的样子,说不定他们就是其中一员……”孔瑾瑜对于这群添乱,严重阻碍揭露过程的修士感到很反感。

这群人都怎么回事儿?明明查出来一个毒瘤,这么大的事,若能共同清了它也算是功德一件,大好事。怎地在这捣乱?

他看着也觉得这些人是在心虚。

对于这种情况,王静璇似乎也不慌,很镇定的样子。元衡真君已经替她阻拦掉那些暗戳戳的攻击,可见会场里披着皮的还真不少……

嶽长老黑着脸出声喝止这些人,警告一番,才示意王静璇继续说下去。

听听,从刚才开始到现在都多少破事儿了。他倒要看看还能掀出多大的风浪……